PU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PU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我们不主张做衍生品投机

发布时间:2021-01-07 22:01:54 阅读: 来源:PU管厂家

作为一家欧洲银行,瑞士信贷的品牌已有150多年。

而在中国,瑞信给人的感觉一直比较稳健:既不锋芒毕露,也不甘人后。它的稳重在金融危机之后,变得更有说服力:作为瑞士本土的商业银行以及国际的投资银行,瑞信完全依靠自身的风险敏感性避过一劫,也是少数没有接受政府救助的国际大行之一。

这一点,让瑞信中国区CEO、亚洲区(日本除外)投行部副主席张利平引以为傲。

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的过程中,张利平一再强调的除了瑞信独特的一站式平台,和数一数二的高资本效益(即ROE)之外,就是瑞信对风险的灵敏嗅觉,以及对中国市场毫不掩饰的图谋。

刚刚公布的瑞信财报显示,瑞信集团第三季度净利润达24亿瑞郎,ROE更是高达25.1%,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6.4%,今年前九个月净利润为59亿瑞郎,ROE为21.8%。

数字是最好的佐证。可以对比的是,高盛今年第三季度年化平均ROE为21.4%,前三季度为19.2%;摩根大通第三季度的ROE仅为9%;摩根士丹利刚公布的三季报则显示,该行三季度的平均ROE仅为5.8%;而UBS的三季报则报亏,今年前9个月ROE为-15.6%。

在中国,瑞信今年也是个“丰收年”。

根据Dealogic统计数据,中国市场方面,前九个月已经宣布的并购交易当中,瑞信在所有外资投行中排名第一,总交易量达110.99亿美元;在已经完成的并购交易中,瑞信仍然是排名第一,总交易量达92.91亿美元,这个成绩,让张利平非常骄傲。

跨部门合作“有奖”

《21世纪》:从全球来看,瑞信集团的定位是做综合环球银行,专注投资银行、私人银行、资产管理,目前在中国这几大块做得怎么样?重点业务是哪一些?

张利平:瑞信在中国的业务也是主要分三大块:投行、私人银行、资产管理,我们有全球CEO,亚洲CEO,中国CEO就是我,管中国的投行、私人银行和资产管理。

瑞信的模式和其它竞争对手不太一样。和在国内比较活跃的几大外资投行相比,这几年瑞信的成绩一直比较稳定的排在第三第四位。今年我们在国内已完成的并购这一块肯定是第一了(Dealogic数据),从包销量和收入来看,我们今年股票融资大概是排在第四位。

对我们的中国业务来说,三块当中最赚钱的还是投资银行,第二是私人银行,第三是资产管理,目前我们在中国的三块业务都是盈利的。

《21世纪》:瑞信年初与方正证券成立合资券商瑞信方正之后,目前的运作如何?与其它已经获批的合资券商相比,瑞信方正的定位如何?优势何在?瑞信方正好像没有A股二级市场的交易牌照。

张利平:A股交易目前我们是通过QFII做的,用QFII额度代理客户买卖A股。瑞信方正目前只能做一级市场的包销,没有二级市场的资格。它现在主要就是投行业务,包括兼并、债券交易。

不过我们相信,只要我们在国内各方面表现的好,以后也会允许我们做A股二级市场交易的,我们本身也是希望能有这块业务的,可以做交易、研究,一步一步来吧。

《21世纪》:跟其它投行比,瑞信在国内做投行生意的风格是什么?靠什么取胜?

张利平:瑞信的特点方面,这几年我们一直推崇的是一站式服务,即综合性银行服务平台。我现在是中国的CEO,这三块都要管。我们投行的一个客户,既可以得到投行的服务,也可以得到私人银行和资产管理的业务。举个例子,比如一家企业,是瑞信做的上市,上市本身是投行业务,上市后的融资、配售与兼并也是投行业务;同时,公司的董事也可以是瑞信私人银行的客户,这都是一条线的。

《21世纪》:这样的业务条线整合难度高吗?其它银行难道不可以这样做吗?

张利平:也可以这样做,但是协同性和效果不一样。因为三个业务线的协同,我们有一个奖励机制,同时,跨业务间也有一些法律的障碍,我们能够在符合法律条件之下,共享一些客户的资源。换句话说,我们银行在政策上,是支持鼓励这样的跨部门合作的,在薪酬奖励方面会有体现。

很多大公司的董事长都跟我说,利平你要坚持这个东西,但这很难,因为需要内部机制的配合,我们也是通过几年的时间才实现了,瑞信原来是没有国家CEO这个职位的,从去年才开始有,是历史上的第一次,由一个CEO负责协调三大板块,这是我们一个特色。

《21世纪》:瑞信是危机之后崛起最快的全球性金融机构之一,今年上半年,市值已升至摩根大通、美银和高盛之后。今年其ROE一季度是22.6%,二季度是17.5%。

张利平:瑞信市值上升快,说明我们经营非常好,盈利强,得到了投资者的认可,这是最重要的。

不过,市值不能绝对来看。发的股数多和少对ROE是有影响的,从效益角度来说,第三季度我们的ROE达到了25.1%,在几大投行当中算是数一数二的。金融危机后,瑞信没有需要接受政府注资,回报率没有怎么降低。我们非常注重资本的效益,这是银行的战略;另外我们关注客户,是做客户的业务。

愿意增资瑞信方正

《21世纪》:在国内IPO市场中,瑞信方正做得怎么样?

张利平:今年我们国内的IPO实际上做得并不多,基本以债务融资为主。比较幸运的是,瑞信方正今年1月1日正式开张,到现在,债务和股票包销量加起来,已经排在全国所有券商的第九(Wind 2009年11月数据);更重要的是,我们没有亏损,所以说合资是很成功的。

瑞信一定要通过瑞信方正才可以做A股上市,所以为什么合资对瑞信很重要,一个就是它弥补了瑞信本来不能在国内做的包销业务,第二是加强和深化了瑞信在中国整个的客户网络,这很重要。

《21世纪》:成立合资的时候瑞信过去的人多吗?资本金方面,瑞信今后是否会对瑞信方正进行注资?

张利平:我们派过去一些高级管理层人员和执行队伍的人,另外,瑞信方正绝大部分的人都是重新从市场招的,大概80%-90%,原来的很少,所以这个团队竞争力很高。

资本金方面,现在还不需要注资,因为不做二级市场业务,不需要增大资本金,兼并和包销业务的资本金要求不是很高,一旦要做二级市场证券买卖,资本金肯定是不够的,要增资的。

《21世纪》:如果以后瑞信方正经营二级市场业务,会不会把方正证券一起拿过来?瑞信方正A股二级市场的牌照,在短期之内有希望拿到吗?

张利平:方正证券现在经营的是国内的二级市场业务,投行业务不能做了,已经合过来了。

今后的安排现在说不准,当然,从瑞信角度我们是希望能增持瑞信方正的股份到控股,但要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,我们是看好瑞信方正的业务的,如果允许,我们当然愿意增资。

A股交易牌照我认为非常短期的比如一年之内,不太可能,但是中期一定会开放的,我有信心。

衍生产品:从强项到慎行

《21世纪》:瑞信做自营业务的比例大吗?

张利平:比前几年减少。你知道这次金融危机当中,我们是少数几个没有拿政府钱的投行,没有受到太大冲击,就是因为在风险控制这方面非常严格。另外很关键的是,在金融风暴来以前,我们就开始减少自营的业务,减少风险产品。我们反应得比较快一些,所以坏账处理就少了。

《21世纪》:次贷危机遭受重创的领域原本正是瑞信的强项,原来瑞信在衍生产品方面是做得非常多的,像CDO这些,都是瑞信的强项。

张利平:没错,特别是在美国,我们做得是非常大的,但是两年前,我们就开始感到次按这块有风险,决定开始减持,并做了对冲安排。

《21世纪》:那在中国瑞信有做衍生产品吗?复杂程度如何?

张利平:一直有,主要是做套期保值的业务,商品、货币都有,很少做特别复杂的产品。主要是客户要求我们做,像石油、航空公司,都要套期保值。

最近报道说国资委在抓这方面的事,我觉得是很对的,因为有些公司做套期时已经超出了套期的范围,有投机的成分。瑞信在这方面控制得很严,基本上不让他们做超出套期保值之外的业务。为什么呢?因为做套期业务时我们要贷款的,要贷款给客户去做套期保值。

总体来说,瑞信在风险控管方面很保守。而且两年前我们就开始减少自营和贷款的业务,相对来说,我们在衍生产品方面比较谨慎,不主张做衍生品的投机业务,主张做真正的套期保值,特别是一些大宗商品,石油、大豆等等,我们是愿意提供这些对冲业务服务的,包括货币的汇率对冲,等等。

所以,我们的衍生产品是客户服务型主导的业务,在我们的投行业务中占的比例不大。我们主要的投行业务还是股票和债券的包销、配售,第二个是并购,也做一些结构性融资,比如说IPO前提供桥梁贷款,第四块是衍生产品业务,比较小。

私人银行“上岸”

《21世纪》:既然瑞信的资本非常充足,对兼并整合持什么态度?

张利平:在全球来说,瑞信一直在看机会,我们非常注重私人银行,希望扩展私人银行业务。从全球来说,如果对现有三条业务有辅助作用,有新的增长点,瑞信还是愿意来做的,因为我们有足够资本金,我们资本充足率是很高,达16.4%。

《21世纪》:三大业务板块里面,瑞信最重要是想做私人银行,加大力度?在中国呢?

张利平:在中国我们私人银行是想“上岸”(onshore),这是我们很明确的目标。我们希望在国内能够成立私人银行的网点,但国内私人银行还没有开放,还没有发放私人银行牌照。像汇丰这类商业银行可以做一些人民币委托理财的业务,但投行还没有。中国银监会、证监会都在看这块业务,以后应该也会开放的。

要注册子公司,我们有一家分行,是法人商业银行,做商业银行贷款,国内要求是有子公司在中国,然后设立多家分行机构,形成一个网络之后才允许做。这方面也是我们在考虑的中国业务模式,是否以子公司的模式,还是现在的模式,要不要多设分行,都要研究。

因为设分行是有成本的,要有储备金。我们投资的条件是没有问题的,就是寻找哪种形式对我们的业务扩展更好,资本更有效率,对股东价值是有益,我们很谨慎。但是中国我们一定要进一步投资,这是大的方向,集团也是希望如此,包括扩大产品,增加平台,增持股权比例,比如说证券公司增持至控股,资产管理方面,比如加强工银瑞信的业务,等等都需要投资,还有人才的招聘,我们也在不断招人。

《21世纪》:现在有多少人?

张利平:国内合资公司瑞信方正现在有80个人,今年争取发展到100个。在国内,瑞信在广州有私人银行代表处,北京有投行、私人银行代表处,上海有投行代表处,还有一个持商业银行牌照的上海分行,其中有一些私人银行相关的业务。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的代表处加起来起码80多人。

重庆九龙坡牛皮癣治疗医师

南京皮肤科医院排名表:南京治牛皮癣去哪里好呢?

上海哪家妇科医院看比较好

各种皮肤癣症状

上海人流医院哪家比较好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