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U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PU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情书那年我高三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5:02:37 阅读: 来源:PU管厂家

那年我高三,风华正茂的十七岁。

教室里弥漫着高考前的气氛,个个紧张,期望,忐忑,疲惫。我却丝毫紧张不起来,对我来讲,努力与否,结果还不都一样,肯定名落孙山呗!

我自己最知道,高中这前两年我是怎么过来的,夜里偷着去网吧,上课睡觉,和几个社会小混混搅在一起,厌倦学校,讨厌老师,在老师和同学眼里,我是不折不扣的另类,坏学生。

因此,我被安排在教室的最后一排,这一排是我一个人的领地,因为只有我一个座位,人迹罕至,鲜有人光顾,我也乐得清净,自顾自地做一些自己愿意,别人绝不可能做的事,比如看武侠书,搞一些恶作剧,戏弄一下同学。

这一天,我决定戏弄一下班花。班花叫芸,是学习委员,她太傲气了,平时看我,白眼居多,还一脸不屑,收作业,对别人是亲自去拣,却让我亲自去交,发作业,远远地一扔,空中划过一道迅疾的弧线,我成了怕被炮弹击中的难民。我说,你真是冷漠和傲气,一点“人道主义关怀都没有。”空有好皮囊!她却撇撇嘴,趾高气扬地说,对你这种不学无术,不思进取的人就应该这样!她既然这样目空于我,我只好捉弄一下她了。

我捉弄她的方法,很简单,甚至有些俗套,就是以别人的名义给她写情书。这样可以分散她的精力,看还让你学习好,瞧不起人。以谁的名义写好呢?我思来想去,还是以大朋的名义写吧,大朋是我们男生中的佼佼者,不光学习好,人也长得帅气,是很多女孩子的偶像。利用一个晚自修的时间,我绞尽脑汁炮制了一封既热情洋溢,又温情脉脉,语言既肉麻又华丽的情书,署上大朋的名字,悄悄地趁无人注意时放进了芸的书桌。

我偷偷地等着看好戏。果然,芸在掀开书桌的时候,看到了醒目的折叠信纸,并且下意识地朝周围扫视了几眼,确定无人注意她时,才慢慢压上一本书,打开了信纸。看到芸慢慢绯红的脸颊,慌乱无措的眼神,我趴在书桌上,躲在课本后面坏笑起来,看你还狂,上钩了吧。

接下来,我一天一封“情书”偷塞到她的书桌里。虽然,我自视语文水平甚高,看过很多闲书,作起文来斐然成章。但,几封“情书”下来以后,我还是语言匮乏了,实在没有那么多情话要写。我只好上网搜索,有心留意一些纯情小说,继续着我的恶作剧。一个月下来,“效果”还是很明显了,我时常看到芸魂不守舍,有时呆呆地偷望着大朋,而大朋却浑然不觉。在一次月考中,一向成绩领先的芸,一下子倒退了几十个名次。

在同学们陆续走出教室后,我第一次看到一向高傲的芸,独自爬在书桌上轻声啜泣起来。这时的我,却找不到报复成功后的快感了,一个人默默地走出教室,轻轻地带上了门。接下来的日子里,芸像换了一个人,沉稳了许多,对我也客气起来,每次亲自走到我桌前收发作业。我扪心自问起来,客观地讲,芸还是不错的女孩子,漂亮,学习又好的女孩子能不骄傲些吗?我做得也有些太不厚道了,高考可是人生的大事,可不能因为自己不优秀,就让别人也误了前程。我决定不再给芸写所谓的“情书”。自此后,芸的成绩也渐渐起色,而我,由于前段日子,养成在教室的习惯,逃课渐少,课也慢慢地听进去一些,受当时高考前冲刺氛围的影响,我竟然对学习也有了兴趣。毕竟,我起步的时间太晚了,那一年高考,我的成绩只够专科的分数线,而芸和大朋都如愿考上了外地的本科院校。第二年,我复读一年终也圆了大学梦。

大学毕业后,我在一家外企工作。一天,我收到一封请柬,原来是芸和大朋发给我的,要我参加他们的婚礼,并且要我当他们的证婚人。我有些发懵,在附着的短信里,我才知道,芸其实后来也发现了我的伎俩,在信的末尾,她说,别忘了我是学习委员,通过核对笔记,还是发现了你这个幕后作者,不过还要感谢你这个大媒人,成全了我和大朋的幸福姻缘……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