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U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PU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抗美援朝牡丹江的贡献志愿军空军英雄的摇篮《新闻》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02:02:28 阅读: 来源:PU管厂家

抗美援朝牡丹江的贡献:志愿军空军英雄的摇篮

牡丹江有一群特殊的老兵,每逢八一建军节、11月11日新中国空军成立日时都会聚会纪念。这群特殊的老兵就是人民空军的摇篮——东北老航校及七航校当年的教职员。他们亲历了新中国成立前东北老航校的艰难创业,也见证了抗美援朝时期人民空军鹰击长空的壮举。

桑田沧海,世事变迁。当年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,现在都已成为耄耄老者。目前,东北老航校及七航校时期的教职员,生活在牡丹江的已不足百人。他们说,东北老航校在牡丹江的历史上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一页。从这里飞出了参加开国大典阅兵式的飞机大队;从这里飞出了王海、刘玉堤、张积慧等众多新中国空军战斗英雄,他们在抗美援朝战争中驾驶战鹰翱翔蓝天,震惊世界。

中国空军在牡丹江起飞

被习惯地称为“东北老航校”的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,是我党我军独立创办的第一所航空学校,被喻为人民航空事业的摇篮。1946年,老航校在吉林通化建校,但为了避敌锋芒,保住萌芽中的航空力量,航校成立才一个多月就被迫离开通化向牡丹江搬迁。

虽然东北老航校仅历经三年多的时间,但却在人民空军和新中国航空事业的发展史上建立了不朽的功绩。七航校时期的教员董礼忱讲,牡丹江时期的老航校在艰难中起飞。那时,老航校的迁移要靠马车、牛车拉着飞机转场;搜集到的飞机、器材都很破旧,维修起来十分困难;飞机起飞要烧汽油,汽油不够,就用酒精代替;仪表不够用,这个飞机飞完了,拆下来再放到后面一架飞机上;没有充气机,就用自行车的气筒给飞机轮胎打气。虽然要“冒着炮火马拉飞机”、“白天种地早晚训练”、“住着草房吃着窝头练飞行”,但老航校依然培养出大批空军人才,为人民空军的成立奠定了基础,创造出世界航空史上的诸多奇迹。

据统计,东北老航校培养出了新中国的第一批飞行人员和工程技术人员,其中有飞行员126名,领航员24名,机械员322名,站场学员38名,通讯学员9人,仪表学员6人。1949年底,新中国在“东北老航校”的基础上新建了数所航校,留在牡丹江的老班底组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七航空学校。而当年在牡丹江加入人民空军的所有学员,作为火种播撒到大江南北,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各航校的奠基人、领导者和人民空军的高级指挥员,更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大放异彩。

孕育蓝天英雄的摇篮

有人形象地把抗美援朝战争中的空战比喻为:“轻量级拳击手与重量级拳击手不公平的较量”,事实也确实如此。然而,战果却是令人意想不到的。在力量悬殊的中美空战中,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英雄脱颖而出。采访中,当年老航校的教职员们不约而同地说,赴朝参战的志愿军空军中,很多都是东北老航校的毕业生。在他们收藏的空军政治部编研室主编的《空中英模名录》等史料中也记载着,在抗美援朝战争中,老航校学员王海、刘玉堤、张积慧、邹炎、李汉、王天保、高月明、侯书军、华龙毅、陈亮、耀先、孟进、牟敦康、徐怀堂、孙景华、褚福田等都成为“空战英雄”。

据史料记载,1946年5月,从通化向牡丹江的搬迁工作尚未结束,东北老航校就迅速展开了教学工作。其中飞行一期甲班12人,一期乙班33人,刘玉堤、张积慧、李汉、高月明、华龙毅、陈亮等,都在此时成为飞行学员。此外,当时还成立了一期机械班,王海、邹炎等被编入,不久他们又转入二期飞行班继续学习。当年5月中旬,全部学员进入了理论学习阶段,飞行教员训练班则在6月初利用牡丹江的海浪机场开始飞行训练,在7月的一个万里无云的日子里,老航校又在海浪机场第一次放单飞,而且是越过初、中级教练机,直接飞高级教练机,一步上天。这些在朝鲜战场上,名动世界的新中国飞行英雄们开始在这里成长,从这里起飞。在原空军司令员王海将军的回忆录《我的战斗生涯》中,也清晰地记录了这段历史。

对于当年在艰难中起飞,王海写道:“我们是1946年6月中旬到达牡丹江航校的。这里虽是后方,但物质条件极差,千疮百孔的营房经过简单的修缮便成了宿舍和教室,遭到严重破坏的机场设施尚在修缮之中。航校因陋就简,连训边建,很快开学。这里已经组成了飞行教员训练班、飞行一期甲班、飞行一期乙班和一期机械班。并已开始讲授航空理论课。我们从山东来的六个人都被插入一期机械班学习。”“飞行班第二期共有16名学员。……我被分配学歼击机,因为没有初级和中级教练机,一开始就飞‘九九’高级教练机。……如果说机械班的训练是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完成的,那么,飞行班的训练比机械班的训练更为艰苦而危险……”

鹰击长空敌胆寒

抗美援朝战争初期,在美国数量庞大的空军面前,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的数量显得非常少。非但如此,战斗机驾驶员的技术和经验也存在着巨大的差距,美国空军的飞行员大多经历了二战的洗礼,而新中国空军才刚刚建立,飞行员的作战经验自然和美国飞行员相去甚远。然而,英勇的志愿军空军不畏强敌,创造出一系列令敌人胆寒的战术和战绩。以致几十年后,被我击落的美国飞行员还翘起大拇指,对新中国空军表示由衷地敬佩。进而,“新中国之谜”传遍世界;“中国人不可小视”,更深入人心。

1951年1月,李汉在抗美援朝战争中首开击落敌机的记录,大大鼓舞了年轻飞行员。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越战越勇。空军英雄刘玉堤更是创造了击落四架敌机的辉煌战绩。而张积慧击落、击毙美国王牌飞行员乔治·阿·戴维斯,则极大地震惊了美国。当时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发表特别声明,说戴维斯被击毙是一个悲惨的失败,是对美国远东空军的一个巨大打击。在中国革命博物馆展厅里,有一架机身上有9颗红星的米格-15型歼击机,经常让游客们驻足留影。9颗红星象征着9架敌机被这架战斗机击落或击伤。这9颗红星的主人就是王海。在抗美援朝战争中,他创造了击落、击伤敌机的最高记录,他带领的王海大队更是赫赫有名,空战80多次,击落敌机29架,荣立集体一等功,被誉为“英雄的王海大队”。

抗美援朝战争中,志愿军空军的6位一级战斗英雄中,王海、刘玉堤、张积慧都来自东北老航校。老航校的其他学员也在实战中创造出辉煌战果。1951年11月6日,志愿军部队实现了一次成功的战略轰炸。一个轰炸机大队,在空中指挥大队长韩明阳的率领下,在16架拉——11和24架米格——15飞机的掩护下,对敌盘踞的大小和岛实施轰炸。此次轰炸中,轰炸大队与掩护机群之间密切配合,协同一致,击溃敌机的阻拦,成功地摧毁了目标。担任这次掩护任务的飞行员中,孟进、张华、刘玉堤、孙景华、牟敦康、徐怀堂、除振东、周勇进、段祥录、余长富等都是老航校的学员。

就在前线艰苦作战时,在牡的七航校也为支援抗美援朝做了充分准备。当年的七航校教员丁迅讲,技术人员在兰岗机场铺设了钢板跑道,做好了迎接轰炸机可能停落的准备。在后期,七航校也继续延续着“东北老航校”的光荣,创造了新中国空军史上的诸多第一,直到1968年,迁校到吉林长春。

时光流转,如今的人民空军更加威武,团结奋斗、艰苦创业、勇于献身、开拓前进的老航校精神,也一直在人民空军中继续传扬。记者采访时,牡丹江的这群空军老兵们大都已是八十高龄。或许不久的将来,那些战争亲历者将逐渐逝去,但老人们希望能够将那些记忆传承下去,希望人们能够记住那些战斗英雄,也记住那些没有留下姓名的军人,更希望人们不要忘记战争的残酷和带给人们的苦痛,希翼和平之花长开不败。

美饰工艺有限公司

广州市晟丽纸制品有限公司

魏县兴新种植有限公司

宝晶饰品有限公司

相关阅读